金融

基层煤矿安全监管处境尴尬

2019-06-09 22:16: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基层煤矿安全监管处境尴尬

基层煤矿安全生产监察干部认为,我国目前实行的煤矿安全监察制度不尽合理,监管权力掌握在省级部门手中,安全却由权限很小的县级基层部门承担,权责不清的问题十分突出。

煤矿出事后“板子”打在下边

白银市平川区是甘肃省重要的煤炭生产基地,这里除了拥有甘肃省三大煤炭企业之一的靖远煤业集团外,目前属区级政府管理的就有51个小型煤矿。 平川区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王国钰介绍,平川区的煤炭资源已接近枯竭,地方煤矿主要是采掘省属煤矿的残留资源,开采难度大,并且对地下水文地质、采空区和瓦斯状况不明,采煤危险性大。这里的煤矿矿长大多是农民出身,文化素质差,对国家政策和有关煤矿安全生产的规定没有清醒深刻的认识,煤矿管理不规范。 王国钰虽然对平川区地方煤矿安全生产形势心知肚明,但他却无能为力。他告诉,区煤矿安全监察局想尽一切办法对煤矿进行安全检查,并派出安全生产特派员驻矿监督,虽然做了大量监管工作,但落实情况并不好,因为管理煤矿的根本手段“五证一照”的发证权和收证权并不掌握在区煤矿安全监察局的手中。 白银市靖远县是平川区的邻县,全县有19家煤矿,除了两家煤矿年产量分别为30万吨和15万吨外,其余全是九万吨以下的小煤矿。靖远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局长戴维富说,煤炭行业是高危行业,谁敢保证不出问题,县安监局局长是个出力不讨好的位子,工作量比别人大,风险比别人高,不出事没有多少人关心安全工作,出了事分外引人“关注”。

现行煤矿安全监察制度应改变

很多基层煤矿安全生产监管干部认为,现行煤矿安全监察制度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应该改变。 王国钰告诉,目前基层煤矿安全监察机构管理煤矿,除了日常检查,再就是下发《停产整顿通知书》,监管手段较弱,有时也起不了多大作用。他说,杜绝煤矿安全事故发生的根本手段是基层监管部门有效行使对矿长的管理权,但目前决定煤矿是生产还是关闭的权力完全掌握在省级以上煤矿安全监察机构手里,县级单位没有权限。 甘肃省另一个煤炭生产基地——平凉市华亭县煤炭工业管理局局长康伟说,造成近几年煤矿安全事故频繁发生的原因是,煤矿作为安全生产的主体,安全落实不够。关键是决定煤矿生死存亡的“五证一照”(采矿许可证、安全生产许可证、煤炭生产许可证、矿长资格证、矿长安全资格证和工商营业执照)的发证权分别由甘肃省煤矿安全机构、省国土资源厅及工商管理部门发证,这些机构管理煤矿多,人员有限,不可能进行日常监管,并且往往采取以罚代管的方式,管理抓得不实,对煤矿的监督不到位。 基层煤矿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的一些负责人认为,煤矿发生事故是由四个因素促成的:一是矿主对煤矿的安全投入不够;二是煤矿对矿工培训不够;三是矿主对煤矿安全隐患治理不到位;四是煤矿的生产班组为多拿奖金,超采行为严重。 王国钰说,有些应该关闭的煤矿,基层单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无能为力,但出了事故,处理的都是基层单位。现行的煤矿安全监察制度不合理,凡是涉及到发证和收费、罚款的权力都上收,凡是安全都往基层推。本应该是谁发证,谁负责,但近几年,还没听说过那个发证机关因安全事故受过处罚。 基层煤矿安全生产监管干部对煤矿安全评估公司也很有意见,他们说,一些评估公司受煤矿发证机关的委托,对煤矿进行安全评估,事实上只是走马观花,提不出什么安全评估意见,向煤矿收几万元就走人,出了事故,评估公司什么都不承担。

管煤矿的“婆婆”太多

康伟告诉,现在矿主办个煤矿也不容易,管矿的“婆婆”太多,各单位检查太频繁,矿主疲于应付。华亭县煤炭工业管理局曾到一个矿检查工作,发现有六家单位同时在这个矿监督检查。加强检查是好事,但“龙多不治水”,没有那个单位真正对煤矿安全负责。 了解到,目前负责煤矿安全的单位太多,机构重叠,管理效率低下,行政成本过高。如华亭县的一家地方煤矿,需要接受省、市、县安全生产管理和煤矿安全监督两个系统、三级单位的监督检查,仅煤矿安全监督系统就有五家管理单位。 在白银市平川区、靖远县和平凉市华亭县,当地政府坚决贯彻国家有关煤矿安全生产的政策法规,也想早日将地方所属的小煤矿关闭,但煤矿都持有“五证一照”,都是合法生产,这让当地政府感到很为难。但在安全管理上权限又很小,时时担心事故发生。 针对现行煤矿安全管理体制上存在的省级与市、县级权责不清,监管难度大,煤矿事故频发的老大难问题,基层煤矿安全生产监管干部认为,应适当加大市、县两级煤矿安全监督单位的权力,做到权责统一,充分调动市县两级监管单位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这样才能把煤矿安全工作抓实抓紧。

网络营销的优势有哪些
极速小程序开发平台
健康用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