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创业缺钱寻捷径一错再错坠深渊

2018-11-06 09:30:21

创业缺钱寻捷径 一错再错坠深渊

征得富家女淘到桶金  今年30岁的张建,生于北京,父母都是下岗工人。2003年,张建大学毕业后注册成立了一家科技发展中心和速递公司,开始了自主创业。可是没资金,没项目,也没背景,空有满腔豪情,无法让两个公司正常运作。  一天晚上,电视里一档法制节目让张建大受启发——原来英俊潇洒的男人通过谈恋爱也能淘到真金!几天后,张建带着自己的照片、大学毕业证书及两个公司的注册资料,来到一家婚介所登记征婚。他的择偶要求是大学毕业,有稳定工作,家庭经济条件较好,能助自己事业腾飞。很快引来了几十名应征女孩。经一年多的频繁相亲,终于一名叫高亚婷的女孩吸引了他。  谈婚论嫁时,张建告诉高亚婷,他手下的两家公司因缺钱而没办法经营下去,自己这个老板当得很惨。高亚婷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有个舅舅在美国经商,生意做得很大,他无儿无女,以后会让我继承遗产。等我们结婚后,我就让他支持你。”2004年春节,张建与高亚婷牵手走进婚姻殿堂,当年年底,高亚婷生下了可爱的女儿。2006年9月中旬起,张建的科技发展中心闲置已久的账户果然收到了40万元资金。高亚婷还表示,以后每个月都会让舅舅往他的两个公司账户汇钱作为周转金。  为救妻子再寻“提款机”  源源不断的海外融资,让张建喜出望外。高亚婷既要忙于本职工作,又要做家务,带孩子,无暇过问他两个公司的经营情况。2007年10月中旬的一天晚上,高亚婷神色慌张地问张建:“老公,你的两个公司现在状况如何?”“一般般。”她又问:“能不能一下子拿出上百万元资金。”他答:“拿不出,两个公司目前仍处于高投入、低产出阶段,以后应该会好些……”两人聊了一会儿公司的经营后,高亚婷突然提出:“老公,我在单位出了点事情,我不想连累你,我们离婚吧,明天就去办……”  张建大吃一惊,忙问高亚婷是怎么回事,她死活不肯开口。夫妻俩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上午,高亚婷拉着张建要去办离婚手续,张建借口公司有急事匆匆离开。张建没回公司,而是通过朋友到高亚婷的单位打听情况,方知上级有关部门在组织审计时,发现高亚婷有挪用公款的情况,已勒令她停职检查。张建如梦方醒,立即打给岳父岳母,问高亚婷有没有一个舅舅在美国经商。得到否定回答后,他急忙回到公司,喊来会计,查问公司账户上有多少现金。会计告诉他,总共不到30万元。张建随即召集全体员工开会,要求大家全力以赴收回外面的欠款。  当天晚上,见张建已得知内情,高亚婷表示自己对所做的一切不后悔。张建说:“老婆,你对我好,我不会离开你,咱们的女儿还小,不能没有完整的母爱和父爱……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你在单位要勇于承认错误,好好配合调查……”  随后,张建开始四处筹钱,他心里想,祸是自己闯出来的,自己不能逃避,得想办法填平高亚婷挪用公款的窟窿。借钱不得,张建又想到了“征婚”,寻找一个富家千金,让她拿钱帮助解救高亚婷。[1][2][3]下一页张建再一次带着自己的资料来到婚介所。这一回他要求女方必须是海归,收入丰厚。很快,张建认识了海归博士徐雅莉。首次见面,徐雅莉对他大有好感,而他却故意表现得高傲冷漠,目的当然是为了钓到徐雅莉这条大鱼。  徐雅莉供职一家大型公司,年收入在百万元以上。认识不到一周,徐雅莉便坠入爱河,二人同居。为了不让高亚婷察觉,经常不回家的张建,谎称自己到处筹钱,不方便接,有事上留言。徐雅莉的痴情,令张建暗自高兴,感觉时机成熟了,他谎称自己经营的两家公司拓展业务面临资金链断裂危险,向徐雅莉大倒苦水。徐雅莉不忍心看到心爱的人难受,很快把50万元打到他的银行卡上。  从此,张建每到月底,都以两个公司欠税、需要打点相关部门等理由作痛苦状。每次他开口,徐雅莉都会打给他几十万元。就这样,徐雅莉成为张建的“取款机”。卡上的钱,张建不敢动一分,留着去救高亚婷。  以“妻”救妻反搭进自身  2008年春节后,徐雅莉意外怀孕,她希望和张建领结婚证。在张建的劝说下,终让步,表示只要孩子,暂时不要结婚证。正当张建费尽心机从徐雅莉身上筹钱之际,高亚婷单位的财务审计结果出来了,查明她从2006年9月至2007年10月,先后挪用410万元公款,分别转入由其丈夫经营的两家公司的账户内,单位遂报警。很快,高亚婷因涉嫌挪用公款被刑事拘留。张建慌了,到处托关系保高亚婷,并表示愿意全额退还所挪用的公款。他不愿高亚婷为自己坐牢,不想让年幼的女儿失去母爱。  张建的所有努力没能让高亚婷摆脱法律制裁。2008年7月初,高亚婷挪用公款一案被移交至检察院。为争取缓刑,张建分别将200万元、40万元、50万元退还。他还找到办案检察官,表示愿意拍卖自己和高亚婷名下的房产,把拍卖款交给检察院。开庭时,张建到庭旁听。令他感动的是,高亚婷当庭认可了检方的全部指控,并强调,老公张建对自己挪用公款一事并不知情。  2008年12月,徐雅莉生下一女,但张建却高兴不起来,他心里惦记着高亚婷的案子。2009年4月,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高亚婷有期徒刑6年6个月。在高亚婷服刑期间,张建强迫自己把全部情感都寄托在徐雅莉及女儿徐绽放身上,但他心里仍然放不下高亚婷及由岳父岳母照看的女儿张田田。他经常瞒着徐雅莉给女儿打,去监狱探望高亚婷。  这样,张建每月至少需要两三千元零用钱,他不愿开口向徐雅莉求助,只得在一家物流公司找了份工作,没想到,这个职业让他在徐雅莉面前露了马脚。前一页[1][2][3]下一页徐雅莉对张建产生了怀疑,随即委托律师对张建展开调查。得知张建的真实情况,徐雅莉当即晕倒。在律师的建议下,徐雅莉向警方报案,称自己被有妇之夫张建以伪单身的身份骗去481万元,还为他生下一个女儿。警方遂以重婚罪立案,并将张建抓获。  在接受审讯时,张建一口咬定,自己对徐雅莉是真感情,之所以没有离婚,是因为妻子高亚婷坚决不同意,实际上两人的婚姻早就名存实亡了。自己没把这一情况告诉徐雅莉,是不想她烦恼;至于徐雅莉拿给自己的481万元,是用来办公司的,公司效益不好,亏了很多钱,不存在诈骗钱财一事。  在取保候审期间,张建逃到深圳,化名刘建,请人制作了假身份证和大学毕业证书,在深圳市一家外贸公司谋得了业务员的工作。  警方发现张建潜逃,遂以重婚罪和诈骗罪立案,并在公安内部上发出通缉令。  2010年4月底,犯罪嫌疑人张建在深圳落。2011年3月3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建涉嫌诈骗罪与重婚罪一案。在法庭上,张建供认,自己犯下了重婚罪和诈骗罪,从受害人徐雅莉处骗得的481万元中有290万元通过检察院转给高亚婷单位。他表示自己以后会拼命挣钱偿还受害人徐雅莉,请求法院对自己从轻判决。  徐雅莉当庭提出,这起“重婚骗财”案的实质,是张建夫妇还不上挪用的公款,为了尽快还上公款,张建采取通过婚介所征婚的方式,从她这里骗去481万元,其中一部分被张建用来偿还高亚婷挪用的公款,从而使高亚婷在两年前获得轻判。徐雅莉的律师也提出,这是国内首例用诈骗的钱财偿还挪用公款的案子,因此存在漏罪与重罪轻判的问题。  2011年7月,徐雅莉向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提起申诉,要求对高亚婷挪用公款案重新审理,并要求把张建列为高亚婷挪用公款案的共犯,依法追究张建的刑事,并为自己追回张建代高亚婷退还的290万元,以维护法律的尊严。  在看守所里,张建后悔不已,他痛恨自己不该聪明反被聪明误,铤而走险,骗财骗色去救爱妻,结果,爱妻难逃罪责,自己也跌入犯罪的深渊…… (文中徐雅莉为化名)

前一页[1][2][3]

松下蓄电池
万炮捕鱼下载
20G无缝钢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