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选择职责他背叛了儿子

2018-12-03 15:04:22

选择职责他背叛了儿子

“我对不起我的儿子……如果我早点赶过去,或者我一直待在那里,我完全可能把他救出来。但我不能这样做,我是警察,我得对得起我这身警服,我头顶上的国徽!”

———杨占彪

19日下午2时28分,绵竹市玉妃路口,汽车长鸣声中,数千群众列队站在道路两旁,深切哀悼汶川大地震中的遇难同胞。人群中,一位身着警服、肤色黝黑的中年男子表情非常痛苦,泪水不断滴落。身旁的人听见他喃喃自语着:“儿子,爸爸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原谅爸爸!”这位男子叫杨占彪,42岁,绵竹市公安局交警大队副大队长。这次灾难中,他救出了儿子的同学,却没能救出儿子。“我不能离开,要不还有更多人出事。”5月12日下午2时28分,正在家中看书的杨占彪被一阵剧烈的晃动撂倒在地,视野中,花瓶、杯子、灯管等不断掉落,摔成碎片儿。杨占彪反应过来:地震了!“我去单位,你去打听娃娃的情况!”地震稍微平息后,杨占彪披上警服便匆匆冲出家门。楼道里,妻子已看不到丈夫的身影,只有他的声音还在回荡。一路上到处是恐慌的群众,四处都是汽车,交通乱了套。“这个时候交通不能乱,越乱越麻烦!”杨占彪在心里对自己说。在绵竹市人民医院门前的十字路口,他立即停下,和4名值勤干警一起疏导交通。“汉旺房子垮得厉害,听说学校都垮了,你们那边怎么样?”下午3时许,一位朋友向杨占彪发来短信,短信透露的信息让杨占彪心里一沉:儿子的学校会不会出事?儿子怎么样?但看到眼前的情景,杨占彪心里明白,此时自己一定不能离开,在这关键时刻,有警察在,群众心里要塌实很多。他继续疏导着交通,下午5时左右,混乱的交通终于基本恢复正常,没发生一起事故。杨占彪终于松了一口气,但他很快又收到一条短信:他儿子就读的东汽中学垮塌了!“我也是父亲,我不能不担心我的乖孩子。”绵竹通往汉旺的路上,车流量已非常少,许多车都停在了路边,司机和沿途居民正不知所措地四处寻找栖身之处。杨占彪正赶往东汽中学,身为父亲,他也很牵挂自己的儿子。一路上,儿子浩天的影子不断在杨占彪脑海里闪现。浩天刚18岁,是东汽中学高二·一班的学生。在杨占彪眼里,他是个表现近乎完美的乖孩子,成绩虽然一般,但却有极强的组织能力和亲和力,是备受其他同学拥护的副班长;儿子多才多艺,擅长篮球、足球,还会跳舞……下午5时30分,杨占彪“像醉酒了一样”赶到学校,看着5层高的教学大楼已变成废墟,他泪如泉涌……“救命,救命啊!”夜幕开始降临,家长们还在疯狂地挖寻着自己的孩子,一阵近乎哀号的呼救声突然从杨占彪身边不远处传来。杨占彪立即跑了过去,抓狂一般地用手在废墟里刨开了一个小洞,一只手指蜷在一起的小手出现在他面前。杨占彪没想到,这个孩子竟然是浩天的同班同学。从他口中,杨占彪得知,浩天和他几个铁哥们都在下面,他们都还活着。杨占彪赶紧找来四瓶矿泉水,从洞口送了下去,让孩子们补充水分,并鼓励他们坚持住。一个小时后,吊车赶来,吊走了一根大横梁,杨占彪和救援人员一起,救起了那位同学,“我又流泪了,很激动,也很失望。”时间在流逝,但杨占彪和其他家长们却再也没救出几名孩子。“他们让我感到羞愧,我必须承认,我是一名警察。”倾斜的墙体还在不断往下掉杂物,灰尘四处弥漫。废墟中,三名军医正在细心地给一名刚被刨出上半身的幸存者做身体检查,其中还有两名女医生。细碎的瓦砾不时掉落在他们身上,但他们却全不在乎,直到给孩子打完针后才撤出。这是13日上午发生在东汽中学救援现场的一幕,杨占彪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们让我感到羞愧,为了自己的职责,他们连命都可以不顾。”他取下帽子,抚摸着上面闪亮的警徽,心里一阵愧疚,“我必须承认,我是一名警察。”于是,在儿子学校苦等了1个晚上的杨占彪随即转身,离开了学校。一路上,他不敢回头,他怕有人注意到他是警察,骂他不称职;他怕自己回头,就没动力回去;他更怕儿子如果已经去了,他的灵魂会站在那里,恨他、怨他,“我有职责,就注定要对不起儿子。”“白天要值勤,我只能在夜里想他。”已是凌晨3时许,已一天一夜没合眼的杨占彪独自行走在麦田深处,他脑海里又回忆起了前不久和儿子打篮球的事情。那场投篮比赛里,杨占彪输了儿子浩天20个俯卧撑,现在还欠4个。但现在,他永远没机会还他了……救援人员已确认,浩天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这一夜,杨占彪又哭了,就像孩子一样,无所顾忌地号啕大哭。只有在夜里无人的时候,杨占彪才敢哭,因为“白天要值勤,我只能在夜里想他。”“浩天的尸体可能找到了,你去不去看一下?”14日下午4时许,杨占彪在物资装运的调度现场,又接到了妻子的。妻子告诉他,东汽中学发现一具尸体,样子很像儿子。杨占彪只觉得鼻子一酸,眼前发黑,似乎地震又来了。他挂过离开了现场,他不想别人看到他哭泣的样子。然而几分钟后,调度现场的工作人员又看到了杨占彪的身影,依旧精神饱满、依旧镇定自若。10多分钟后,他接到了领导的指示,“速去学校找儿子,这是命令。”铁汉终于忍不住了,泪水模糊中,他开着车赶向了汉旺。操场上,一具满身灰尘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那正是杨占彪的儿子浩天。“爸爸对不起你,爸爸不能来救你啊!”撕心裂肺的哀号占领了整个操场,杨占彪用泪水,把所有的情感都宣泄了出来。良久,他找来了4瓶矿泉水,开始给儿子清洗身体,面带微笑、动作轻柔。杨占彪说,儿子还小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子给他洗澡,“儿子表情很安详,但我不知道他是否已经原谅了我这个不称职的爸爸。”《天府早报》供稿

变频器
讯问室防撞软包
移动洗车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