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一家失去目标的公司金山上市3年回顾

2019-05-14 18:58: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浪科技讯 7月6日上午消息,历史总是具有惊人的相似处:比如2007年底的那场发布会,沟通的是雷军离职求伯君复出,而昨天的公告,则是宣布求伯君的隐退雷军的回归。两个均给金山打下深刻烙印的人物在类似情景下交换,的区分是,前者是金山的顶峰,而现在是金山的低谷。

中国的互联行业,以年为单位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以2007年底上市为时间节点,在这过去的3年半时间里,金山像一艘沉重的大船,纵然也启动分拆业务上市模式、并高喊着互联化的口号,但过慢的行驶速度和跟进策略的姿态,让金山在诸多先进概念如web2.0、视频、电子商务中被慢慢淡忘。

这是一家逐渐失去方向和目标的公司顶峰2007年10月在香港的上市,毫无疑问是金山为辉煌的时刻。那时老一批互联公司早已完成IPO,而新兴概念还仅仅是一个想法。2007年底很流行在香港上市就像现在在美国扎堆一样,龙、阿里巴巴、A8、PConline都完成了香港的IPO,是金山拉开这场上市热潮的序幕。

如果你对金山的上市有所关注,那末一定不会忘记那句被雷军、求伯君、张旋龙反复强调的语句:珠海和香港的距离很短,但金山却用了8年的时间。这对于一个80年代就存在的高科技公司来说,确实是一条艰辛漫长的道路。

雷军时代的金山,上市是的目标。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甚至苦哈哈的努力工作,就是雷军工作状态的写照。这样的意念同样传递给每个金山人,大家都在玩命的工作,目标只有一个成功上市。

2007年是游市场火热的开始,金山凭仗着《剑侠情缘》和《剑侠情缘2》,成功的进入了游的阵营。虽然雷军一直强调金山是以软件的概念上市,但68%来自于游的收入才是投资人的兴趣所在。

一个好的概念给了金山一个圆梦的机会,无论是金山高层还是普通员工,都激动不已、并沉醉在一种上市的喜悦之中,但是上市以后呢?

窘境可能现在做一个回顾,才能更好的看清金山业务上市时所处的状态。

先看游,虽然当时进入阵营,但根据2007年季度易观国际的数据,金山在游市场上的份额仅为2.58%,位列第9名。游是周期性很强的业务,好作品生命周期有限。在全部游市场逐渐走向疲软的态势中,金山寄予厚望的产品如《封神榜》、《年龄Q传》、《剑侠3》等均表现不尽如人意。

在软件业务上,虽然收入来源的毒霸,依然能够持续收费策略,但是在整个互联转型的大背景下已经落后。所以很快,金山毒霸就遭受到来自于360安全卫士、360免费杀毒等一系列软件的冲击。这里有一样境遇的还有词霸、WPS。

上述这些业务,不管当时或是现在,每一项都其实不成熟和占有位置。但是摇身变成一个上市公司,金山也开始把自己当作一个大公司来看待,集团化控股、分拆上市、成立独立业务公司但是在过去的这3年半中,并没有带来太多惊喜。

本质上来说,金山是一家守旧的公司,凡事愿意追随而非。先不说错过收购腾讯的机会,在各个重要时期的大势把握及转型上,金山总是显得反应迟钝。

比如一开始抵制史玉柱的游免费、道具收费模式,到的不能不采取同样策略。比如在2008年就考虑将毒霸免费,但在收入业绩压力下迟迟没法行动,直到被360逼上梁山,才在2010年后通过外部力量傅盛将毒霸进行真正的互联化。

还有金山曾想做的游戏门户业务、即时通讯业务,都在高调的开展后归于沉寂。

失焦在上市仅仅2个多月后,雷军宣布辞去CEO职务。身心疲惫是他给出外界的理由。

1992年加入金山,从22岁一直做到了38岁。雷军一直被媒体喻为勤奋的CEO,但勤奋的背后却承受着巨大压力:上市8年前就启动IPO,但屡次遭到挫折,这类难以用言语表达的焦灼,让雷军觉得自己像攀登珠穆朗玛峰,完成IPO就是他的目标。

这样一个压力和目标,在雷军印记的时代,一样成为金山上下奋斗的目标。身心疲惫的不但只有雷军而已,还有金山。这种守旧磨难的苦日子过去,轻松心情过后迟迟没法消去的,是松懈。

也和雷军的离职有关。雷军出任CEO的阶段,求伯君一直处于半退休的状态。求伯君对于后期的金山来讲,是一种梦想和精神,让程序员们心之向往。但是求伯君本质上的孩童性情,决定他不是一个有特别大业务野心的。

雷军的离职让求伯君被迫重新出山,初只是代理CEO。在苦苦未寻觅到适合人选后,半年后正式出任CEO职务。虽然金山寻找CEO接班人的脚步并未停止过,但是难点在于,金山独特的文化下,空降高管很难融入,而内部又缺少可以提拔起来担当重任的人选。

与雷军时期的焦灼与紧张相比,求伯君领导的金山开始放松,员工能够大幅加薪、并且被提高提高福利,这也得益于上市的成功。但由于缺乏持续主动的战略,金山正在失去奋斗的目标,在后来的发展中,逐渐无法跟上日新月异的互联变革步伐,员工们甚至开始把金山当成养老的公司。

路途求伯君在46岁的年龄选择全面退休并不让人意外,自从将各个业务线都独立后,求伯君除整合报表等个别事项外,很少直接插手各个业务线的工作。在上市早期为游造势几次后,媒体就只能在求伯君与雷军不和这类事件中,获得与求伯君交流的机会。

求伯君去意已决。在通报求伯君退休的内部高管沟通会上,求伯君笑的非常开心,但是雷军却显得有些压抑,在做了几年天使投资人,投资了多玩、Ucweb、小米科技等公司后,雷军已很难像以前一样,对金山的发展全身心的投入。

而求伯君的退休,也不意味着金山又会旗帜鲜明的开启另一场雷军时代:雷军只是接过求伯君董事长的职务,需要领导金山持续发展的CEO职务依然空缺。

事实上雷军已有了更大的梦想:做中国的Android、IOS乃至更多,承载他这1梦想的正是小米科技。从硬件、软件到操作系统,雷军都希望小米科技能够统一完成。在移动互联竞争激烈的阶段,雷军80%的精力都集中在小米身上。

这也决定了雷军对于金山而言,只是一个过渡性的接收,金山的轨迹不会有太大的改变。雷军回归后定的目标是,继续坚持金山各业务的MBO计划、金山集团坚持做投资占股,更重要的是和求伯君寻找新任CEO人选。

词霸的互联转型是不是能够成功?游业务是否能有的作品推出?安全业务能否追的上独霸一方的奇虎360的脚步?WPS业务如何寻找新的爆发点?这些不容乐观的事实摆在金山的眼前,而各个业务在互联化后资源竞争,也将在年内浮出水面。

金山并不风雨飘摇,但未来会走向何方?暂时没有人知道。

治疗经间期出血的中药
女生痛经吃什么能缓解
痛经快速止痛的小妙招
分享到: